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管理軟件

Kronos退出,中國勞動力管理軟件要變天?
作者:   來源:騰訊網   日期:2020-07-27

   最近幾天,HR行業內容流傳著一個大新聞,即全球最大的勞動力管理軟件Kronos即將退出中國市場,并通過遠程方式服務于中國已有的用戶。

   這一消息不斷得到不同渠道的證實。行業內彌漫著一種聲音:Kronos近幾年加大了對中國市場投入,大有大干一場的決心,突然宣布退出,不會有什么隱情嗎?對市場發展有什么影響?

   另外,中國勞動力管理軟件服務商幾乎一躍而起,準備好接收Kronos培養的人才,同時準備接收Kronos的用戶和遺留的巨大市場空間。

   那么中國勞動力管理軟件市場格局會發生變化嗎?


 

   1.Kronos的私心

   總部位于美國的Kronos成立于1977年,是全球最大的勞動力管理解決方案提供商,也是全球第三大人力資本管理軟件廠商。

   2006年,Kronos在中國建立分支機構,目前在北京、上海、廣州和香港設有運營和服務機構,服務的國際和本土客戶超過400家。

   Kronos的核心競爭力是為大中型企業解決跨區域復雜和多樣化考勤、優化排班、控制缺勤、提升勞動力生產率的必備勞動力管理解決方案。

   專家介紹,Kronos主要以垂直細分+創新產品兩大戰略開展。

   一方面,扎根細分市場,主要以制造業、快消品、零售以及服務業為主,確保Kronos所提供的產品與服務能夠切合行業的發展與客戶市場的需求,讓Kronos為客戶所提供的解決方案,能優化勞動力管理,促使客戶成長,實現共贏。

   另一方面,針對中小型的市場,推出了SaaS模式服務產品,不僅讓大中型企業以及行業領先的企業能夠使用這一先進的產品,也希望中小型企業能夠從SaaS產品中獲益。

   遺憾的是,Kronos在海外有著非常有競爭力的勞動力管理云服務——基于Google Cloud 和人工智能引擎的Workforce Dimensions 產品。但是自從進入中國以來,Kronos所推廣的一直是其2001年發布的 Workforce Central 這款本地化部署的產品。該產品雖然每年都有更新,但已經被開發出幾近20 年了,顯然與競爭對手更高頻度的產品更新周期相比,落伍了。

   今年2月,Kronos宣布與Ultimate Software完成合并,完成組建后的Kronos成為全球最大的云HCM公司之一,與Workday、SAP SuccessFactors共同形成全球范圍內HCM/WFM 供應商三足鼎立的局勢。

   全球HCM/WFM的格局開始重塑,Kronos與Workday、SAP SuccessFactors的競爭由此開始。為了整合和聚焦北美和歐洲客戶,Kronos策略性放棄本已落后、獲勝無望的中國市場,也不失為策略。

   蓋雅工場業務發展副總裁李煒接受采訪時認為, Kronos 進入中國,開啟并培育了中國勞動力管理軟件的市場?,F在它的離場,對中國勞動力管理軟件市場會有影響,少了一個大力推動的玩家。

   但是整體影響是可控的。主要是因為過去十年來,中國本土企業逐漸從跟上來,到并駕齊驅,到逐步領先。Kronos退出主要還是因為在中國的生意規模不大,相比于其全球 30 億美元的年營收,在中國的營收占比很小。

   2.勞動力管理軟件市場格局可控

   歐美的勞動力管理催生了很多大型勞動力管理廠商,如Kronos、Workforce Software、Ceredian、JDA、Workbrain,年營收從一兩個億到十幾億美元不等。

   在中國市場,當前在勞動力管理軟件賽道,主要有幾類選手:

   第一類是傳統軟件商。比如HR、OA廠商都有考勤管理的功能模塊,但并不深入,局限于解決諸如日常白班等基礎的考勤管理工作,還沒有深入到勞動力管理的高度。

   第二類是傳統考勤類硬件起家的廠商。這類型廠商在自己的硬件產品外,會涉及一些軟件產品,代表企業為中控、??低暤?,但他們的業務還是以利潤豐厚的硬件為主,軟件產品功能相對簡單。

   第三類,就是利用信息化、數字化手段來做全流程勞動力管理的軟件廠商,比如中國的蓋雅工場、美國的Kronos等。

   除了以上三類,釘釘、企業微信等互聯網平臺也會提供考勤服務,但這些考勤服務往往只有基礎的打卡和統計功能,能滿足如互聯網研發機構、100 人以內小企業等對考勤的簡單需求,無法滿足中大型企業多分支機構和復雜考勤需求的場景需求。

   李煒認為,Kronos的退出,不會對中國勞動力管理軟件市場整體格局生產太大的變化。因為本土企業已經主導市場競爭,只是這個市場少了一個國外玩家而已。

   Kronos 中國在離場前的營收一直維持在低位,已經不是一個重量級的玩家,僅僅在希望抓住本地部署的中大型企業市場,以及維護跨國企業的中國業務,如蘋果和特斯拉等。

   現在是中國本地勞動力管理市場快速崛起的黃金時代,中國勞動力管理競爭態勢早已今時不同往日。勞動力管理軟件服務商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專注勞動力管理、能提供全球勞動力管理云服務的蓋雅工場,提供HCM-Cloud整體解決方案的HR SaaS公司——北森、肯耐珂薩,專業數據化人力資源SaaS系統薪人薪事、i人事等,可謂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Kronos 在國內最大的競爭對手,應該就是蓋雅工場。Kronos 在國內擁有400 家客戶,蓋雅工場擁有1500余家;Kronos 在國內最終用戶數超過120萬,蓋雅工場最終用戶數超過450萬。從競爭形勢看,Kronos 這位勞動力管理領域的奠基人,在中國賽道上已經落后了。

   3. 勞動力軟件上云趨勢明顯

   勞動力軟件上云目前如火如荼。

   李煒認為,這也是 Kronos 退出中國市場的一個重要原因,它在國內售賣的不是云產品。

   Kronos的云產品并沒有進入中國市場。而本地部署的產品在目前的市場上空間很小,所以它每年獲取的客戶數也少,無法進入正在快速增長的勞動力管理云市場。

   縱覽整體企業管理軟件領域,向云的轉型方興未艾。在美國市場,Kronos 也已經是重量級的云玩家。其整體云訂閱收入去年超過了十億美元。營收的絕大部分都是 ARR(軟件年循環費)。

   事實上,Kronos一直沒有將其先進的產品引入中國。Kronos 近年的主打產品 Workforce Dimensions是與谷歌 Google Cloud 深度整合,或許Kronos原本就不希望將其云服務部署在中國,也不愿意滿足網絡安全法的要求。在中國市場,他們固守著本地部署產品,無法進入云市場,只能節節后退。

   同樣是外資企業,SAP 在云的轉型上就更加堅決,對中國的投入也更加明顯??梢钥吹?,SAP SuccessFactors HR云產品過去每個季度都是高速增長,不斷獲取新客戶。

   這充分說明,企業上云是大勢所趨,是否將云產品投入中國市場,直接關系到外資軟件企業的未來。

   4. 勞動力管理與人力資源管理一體化?

   今年2月份,Kronos宣布與Ultimate Software完成合并,完成組建后的Kronos成為全球最大的云HCM公司之一,新公司估值達220億美元。



   通過兩家行業領導者的合并,將創建世界上最具創新性的人力資本管理(HCM)和勞動力管理公司,為各行業組織提供無與倫比的云解決方案產品組合,以更有效地管理企業人力資本。合并后的公司將擴大規模,在快速增長的HCM市場中占據更有利的地位。

   那么,中國勞動力管理與人力資源管理會走向一體化的發展方向嗎?

   李煒認為,勞動力管理更側重于運營效率的提升和成本的降低,也就是常說的”降本增效”。

   而人力資源管理目前的發展方向是組織發展和人才資本開發。目前來看,在新技術條件下,勞動力管理更多在引入科技包括 AI 和算法,去預測勞動力需求并靈活調配全職員工、兼職員工和眾包員工,以更好地對接業務需求和人力供給。這是傳統的人力資源管理并未關注的領域。

   勞動力管理更多地體現在軟件與服務的縱向一體化,而非是與人力資源管理(特別是人才發展、招聘、績效等高階領域)的橫向一體化。

   因此,人力資源管理一體化會先行,勞動力管理與人力資源一體化會后行。


? 吉林棋牌白山麻将 河北20选5走试图 买安徽十一选五亏了几十万 秒速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时时彩几点开奖 股票开户证券公司哪家好 全国最知名的股票配资平台 河南福彩22选5走势图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开奖 排列五走势图专业版带连线 100元分辨真假钱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