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移動互聯網

“流量為王”時代落幕,社群+與AOT將如何影響中國移動互聯網?
作者:   來源:懂趣享   日期:2020-07-28
   中國互聯網流量為王的時代。

   人類自有商業以來,從古老的集市到現代的商業街,都是流量為王。人們會在人多的地方開店;繁華地段房價高、租金貴。

   同樣在互聯網中用戶體量大、活躍度高、黏性強的公司價值更高。

   線上線下都是如此:流量為王。

   不同的是,互聯網企業可以不掙錢,只要用戶多就行或業務邊界足夠大、有想像空間,變現方式可以慢慢找。用戶(流量)在手上,連資本心里也不慌。

   用戶=流量=金錢(市值)

   以流量為王的門戶和移動互聯網時代,互聯網企業成長過程,本質就是搶用戶的過程。誰的用戶體量大誰的估值就高。資本在后面添柴加薪,加速推動了這個進程。

   拼多多至今不掙錢,但在2019年底用戶體量已達5.9億,6月19日市值1019.9億美金超過京東的921.7億美金,在電商賽道僅次于淘寶。

   在阿里和京東飛機和大炮打得火熱的時候,拼多多背著小米和步槍,腳踩拖鞋推著自行車從五環外進入戰場,在一片嘲諷和質疑中僅四年達到4億月活。更是攜著百億補貼劍指二環,成長為中國電商的老二。

   年紀輕輕就被段永平看中、和巴菲特吃過午餐的黃錚終究不是凡人,在互聯網最激烈的賽道之一,成就一個傳奇。至此天下三分。

   互聯網改變了傳統商業模式:移動互聯網企業只要有用戶就行,掙不掙錢以后再說。

   2000年到2010年,資本燒出了BAT這樣的商業巨擘。

   后BAT時代,更多的熱錢燒出了美團、滴滴、拼多多、字節跳動的今日頭條和抖音、快手等等現象級的產品,有意思的是他們個個“根正苗紅”,背面或多或少都有大廠們的影子。

   同樣阿里和騰訊自己分別誕生了支付寶和微信這樣的巨無霸。

   好吧,請忽略百度,投資失敗很正常,但十年如一日完美錯過幾乎所有的風口,且投什么賠什么確實要一點水平。

   欣慰的是百度雖然經常遲到,但從不缺席。

   所以莆田系很重要,也希望你的All in AI一切順利 。哪怕你成功一個我都由衷替你感到高興,如果需要VVIP會員的愛奇藝和不充會員下載只有幾十K的百度云盤也算的話。

   曾經的第一的互聯網高富帥,只剩下高。不富、不帥。

   互聯網在流量為王的時代里,桌上的玩家們在資本的推動下以用戶體量為目標,免費是不夠的,補貼是必須的,簡單粗暴地撒錢才是王道,快速擴張和打死競爭對手為目標,暴力血腥。

   結果是TMDBATJ+P幾乎壟斷了移動互聯網所有的流量數據。20年彈指揮間,大浪淘沙,多少英雄豪杰,被雨打風吹去。

   這是個巨頭們狂歡的年代,也是資本狂歡的年代。著名的買辦企業前CEO對發展企業和科技已經沒有興趣,卻在資本市場上風聲水起:滴滴和拼多多是必須投的,國人的驕傲是不重要的,民族企業是可以不要的。

   下

   移動互聯網的下半場&下一個時代

   所幸中國移動互聯網正進入另一個時代,可這還是巨頭們將繼續毆打我們的時代。

   流量為王的時代即將過去,對頭部巨頭們來說,中國的互聯網正進入下半場、下一個時代。

   聯通數贏洞察5月27日發布4月的移動APP月度指數(MAU月活)。

   為什么中國互聯網巨頭們走向后“流量為王”時代?

   因為在中國移動互聯網很多領域已經達到了頂流。

   先來看一組數據:據QuestMobile中國互聯網用戶2019年Q1為11.38億,Q2為11.36億,Q4為11.34億。

   2019年Q4中國互聯網用戶為11.34億,在社交領域的微信,月活已經10.2億,掐頭去尾能用上微信的全用上了,包括賣菜的大媽,有些人還不止一個微信。

   線下支付領域,支付寶和微信占有了94.3%的線下支付市場,連黨領導的銀聯旗下的銀閃付都是others。

   還有南抖音(6.916億)和北快手(5.661億)的短視頻領域、美團加餓了么的外賣領域無一都接近天花板。

   流量稀缺導致獲客成本的急劇上升,淘寶和京東的獲客成本分別達到了驚人的475元和600元+/客。

   巨頭們在自己領域里,國內互聯網用戶到了天花板或者獲客成本已經非常高,那么他們會功成身退,回歸田園,回饋社會嗎?

   怎么可能!這么上進的他們怎么可能這么善良,當然他們的資本爸爸也不會同意。

   至此互聯網進了下一個時代

   ----時間為王時代

   什么是時間為王?我們先了解一個概念:

   APP Occupied time(AOT)應用程序占用時間。

   簡單來說AOT是巨頭們下一個戰場。

   巨頭們流量達到了頂峰,他們下一步要做什么?

   答案是:爭搶用戶時間。

   來勢洶洶的字節跳動系產品矩陣(今日頭條、抖音、火山小視頻、西瓜視頻)疫情期間在用戶使用時間上已經占到騰訊系的微信、游戲產品矩陣的30%。

   2019年終沒有露面的微信公開課的張小龍,單獨發了一個視頻,檢討自己忽略了短內容的重要性,今年上線了微信視頻號和字節跳動系的產品矩陣搶用戶時間。

   我們在碎片化、有限的時間里,抖音快手刷多了就沒時間看公眾號,頭條微博看多了就沒辦法去知乎仰望精英們的人生。

   用戶時間(AOT)是另一種意義的流量,饑餓的巨頭們紅著眼張大嘴爭搶。

   用戶時間=流量=金錢

   原來小時候老師說的“時間就是金錢”在移動互聯網也適用。

   遺憾的是,這不是你我的金錢。

   你我的時間=巨頭們的金錢

   你放心他們的錢還會越來越多。

   在已經到達頂流的領域,寡頭已經形成,蛋糕已分完。

   他們進入了爭搶用戶時間的時代。這些賽道上神仙們在打架,和一般人沒什么關系。蕓蕓眾生的你我只能當個合格的小韭菜,快樂地在各種APP上消磨時光,順便替他們掙錢。

   這還是一個被巨頭們繼續毆打的時代。

   時間為王時代,將對中國移動互聯網產生深刻影響。這將如何深刻影響中國移動互聯網

   一、中國互聯網的橫向與縱向發展

   1、巨頭們的橫向發展

   如今的大廠,不只是互聯網企業,更像一個資本。

   騰訊投了美團,阿里投了餓了么(可憐的百度外賣,賣沒了,被阿里收了并入餓了么);騰訊和阿里共同投了滴滴;騰訊是京東和拼多多的大股東在電商領域和阿里抗衡;美團把摩拜納入囊中加大流量入口,繼續完成生活服務的版圖。。。。。。

   橫向發展不僅僅是錢多了沒地方花,是為了打造巨頭們自身的護城河。

   護城河的深度和寬度進一步推高巨頭們的價值。

   騰訊系核心業務包括:網絡/手機游戲、社區增值服務及應用、網絡廣告、其它分部主要包括支付及相關服務、云服務及其它服務等。三大板塊包括:云服務、網絡游戲、社交及其它廣告服務。值得一提的是最近進入大家視野驚呼被近乎騰訊壟斷的閱文。

   阿里的核心主業包括:中國零售商業、跨境及全球零售商業、中國批發商業、跨境及全球批發商業、物流服務、生活服務等。天貓、淘寶、菜鳥網絡、餓了么、飛豬等分屬其中的不同類目下。三大板塊包括:云計算、數字媒體及娛樂、創新業務。

   百度,除了日益下滑的搜索,其余的乏善可陳。

   2、中國互聯網的縱向發展

   1)最大限度挖掘流量價值(流量的效益最大化)

   今年以來,大廠都在“集中力量辦大事”。

   1月初,字節跳動把火山小視頻并入抖音,更名為抖音火山版;3月,支付寶整合餓了么、口碑、在線醫療、在線教育等業務;而在更早之前,騰訊、百度相繼做出的組織架構調整,都是以整合業務為手段、以梳理流量為目標。都在做同樣一件事:最大限度挖掘流量價值。

   2)垂直領域將迎來爆發期。

   移動互聯網已經成熟的領域,熟人社交、支付、電商、共享出行、外賣、短視頻等領域,大概率不會有現象級的產品誕生。即便有,也會被巨頭們收編或扼殺在萌芽。

   這樣的環境下,在巨頭們cover不到或是看不上的垂直領域成了熱土。

   11.34億移動互聯網用戶加持的中國市場,任何一個小需求,哪怕是高度垂直領域匯聚在一起都是一個巨大的市場。

   意味著在中國,任何一個垂直領域都有想像空間。

   更重要的是深耕垂直領域,可以建立較高的行業壁壘。

   而巨頭們想進入這個領域會發現成本太高,性價比低,選擇投資入股成了唯一的選擇。

   二、To B 行業潛力巨大

   2013年創業潮爆發后,中國民營企業占比由79%增至85%。到2015年國內民營企業占比高達84.79%。中國企業服務領域猶如坐上了火箭,整個市場規模在一年內增長了4倍。這三年,企業服務領域的年均融資增長額度超過200%。

   第三產業(服務業)的占比是社會發達程度重要的指標

   企業服務市場的基礎是企業數,雖然中國和歐美企業數量規模相當,但尚未出現企業服務巨頭。

   在To C市場上,中國和歐美有著極其相似的形態:美國和歐洲的總人口為11億,誕生了谷歌、Facebook和亞馬遜三大巨頭,中國的13億人口支撐了百度、阿里和騰訊,他們的市值差距僅2.24倍。

   但在企業服務領域,這一差距尤其明顯。歐美合計約2500萬家企業,Oracle、SAP和Salesforce這三家To B市場的頂級巨頭市值超過3500億美元;而在中國,人數在100人以上、有IT服務需求的企業約有2200萬家,與之對應的,市值達百億的企業服務公司數量是:0。

   但,這也預示著中國企業服務領域,具有巨大的成長空間。

   三、從社群到社群+(社群生態)

   騰訊董事會主席馬化騰認為:“社群+”生態是以社群為基礎,通過互聯網平臺與各行各業的社群跨界融合,催化各行業的優化、增長、創新、重構。在此過程中,新物種、新模式、新生態會層出不窮,彼此交融,最終呈現一個互惠互利、互聯互通、共生共治、共創共享的生態圈。

   “懂趣享”APP的創始人“寶螺”對社群生態有深刻、獨到的理解,他很贊同:“互聯網下半場,真正有生命力的商業模式有且只有一種,產品/服務/內容/工具類應用(入口)+社群(驅動)+平臺/生態。” 這個觀點,“寶螺”是否能把旗下“懂趣享”APP在To B市場打造成現象級的產品,成為獨角獸,拭目以待。

   社群只是社群,社群生態才是商業。

   四、中國移動互聯網進入出海時代

   背景:巨頭們在中國大陸的互聯網流量到了天花板,必須求新的藍海市場。國內的互聯網產業競爭越來越殘酷,大量互聯網廠商開始在海外尋求新的用戶與價值增長點。

   亞太、南美、非洲的LTE4G的滲透率在迅速提升,為互聯網應用普及形成非常好的基礎。

   另一方面中國互聯網經過20年的發展,在眾多領域已經是世界互聯網的楷模。從“Copy to China”時代到“Copy from China”的時代,揚帆出海。

   2017年字節跳動開始進入海外市場,截止到今年4月29日,抖音及海外版在全球App Stroe和Google Play的總下載量已經突破20億次。超過Facebook、Instaram、Snapchat、YouTube和WhatApp 同期的下載量,成為全球同期下載量最高的移動APP。

   聽說扎克伯格夜不能寐,對張一鳴恨得咬牙切齒。

   移動應用數據分析機構App Annie的報告顯示,截至到目前,TikTok的全球月度活躍用戶數已達8億,此時距離抖音上線才經歷短短3年多。達到這一目標YouTube用了6年,Instagram用了7年,Facebook用了近12年。

   東南亞兩大電商LAZADA和Shopee,阿里和騰訊分別是大股東。

   有深深中國烙印的印度互聯網,前些天在邊境被解放軍痛打之后,正在發起卸載中國APP的運動。

   移動互聯網的最新最熱的產品形態:短視頻,字節的TikTok、YY的BIGO、快手的Kwai、Zynn已占領了全球70%的市場。在短視頻產品這個賽道中國互聯網已經遙遙領先。

   但,阿三同學和川建國同志最近狀態很不好,心情欠佳;Facebook的小扎也動作頻頻。

   在國際市場上嶄露頭條的中國移動互聯網,與美國為主導的國際互聯網產生巨大的碰撞。這不僅僅是商業的競爭,還是中西文化、政治的角力。出海的環境或許比國內的移動互聯網更加殘酷。

   中國移動互聯網的國際化之路艱辛曲折,任重而道遠。


? 吉林棋牌白山麻将 快乐双彩中奖规则 一码大公开免费送73期 黑龙11选5开奖走势图 福建快三投注平台 炒股配资 搜索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 丹化科技股票行情走 吉林新十一选五 股票趋势与技术分析 江西快三今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