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基礎軟件

基礎軟件會成為新賽道?-從網易云更名網易數帆說起
作者:   來源:一楠時光   日期:2020-07-26
   “網易數帆只輸出基礎軟件,且基礎軟件可運行于所有平臺。”

   7月16日的網易數字+大會上,網易副總裁、杭研院院長汪源在闡述網易云新的品牌命名和戰略定位時,如是說道。他強調,網易數帆將著力于云原生操作系統解決方案的構建,解除軟件和硬件的綁定,通過開源技術,混合云及多云部署,致力于打造更開放的數字生態能力體系。

   網易數帆的愿景是“成為領先的數字化轉型基礎軟件提供商”,這一新提法,是新基建下的應景之舉,還是基于多年技術發展的深刻洞察和主動求變?

   當云計算市場日趨于寡頭競爭,鮮有人關注的基礎軟件市場空間到底價值幾何?

   企業數字化轉型加速,阿里、騰訊等云計算巨頭紛紛擴大基礎設施投入,而網易在戰略方面的動作一直讓外界難以看清,此次加碼基礎軟件市,到底在下怎樣的一盤棋?

   01

   基礎軟件離我們有多遠?

   基礎軟件并非一個新鮮詞匯,簡單來講,是指位于硬件和應用軟件之間具有承上啟下作用的樞紐,包括操作系統、中間件、數據庫等。

   正如物理、數學、化學等基礎學科對于科技的發展具有關鍵作用一樣,基礎軟件對于軟件領域也猶如鋪路石一般,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簡單回顧基礎軟件的發展史,從大小型機時代的硬件附屬階段,再到PC時代的獨立軟件產品階段,到互聯網+時代的“軟件即服務”階段,以及數字經濟時代的“軟件定義”階段,其發展和進化的速度日益加快。

   “硬件附屬”階段。在大小型機時代,硬件占據絕對主體的地位,軟件僅僅作為計算機硬件的附屬物而存在,沒有獨立的商業形態。

   “獨立軟件產品”階段。PC時代出現了軟件許可證(License)的概念,軟件作為一個獨立的產品銷售,軟件代碼成為核心競爭力而不再對使用者開放,標志性的成功案例就是微軟的Windows操作系統。

   “軟件即服務”階段。為了反對源代碼不開放的閉源文化和許可證銷售模式的Copyright保護,開源軟件蓬勃興起,誕生了以Linux操作系統和GNU GCC編譯器為代表的一批優秀的開源軟件,以及以GPL為代表的Copyleft許可證規則,形成了一整套可以與商業軟件競爭的開源軟件體系。

   “軟件定義”階段。隨著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AI等與實體經濟、現代金融的結合,企業單純購買軟件產品解決問題的時代已經過去,全球性的數據中心和統一數據標準的建設,構建基于軟件平臺的服務體系,基礎軟件平臺成為信息化的重要基礎和關鍵抓手。[1]

   02

   基礎軟件的市場容量幾何?

   基礎軟件的市場容量并不低。但基本上都是以國際巨頭形成壟斷并獨領風騷,如甲骨文的數據庫,IBM的中間件,SAP的ERP等。

   僅操作系統的授權及技術服務一項,2019年,全球市場規模接近6000億人民幣。微軟的Windows占據87.66%,蘋果MacOS占據7.09%,兩者加到一起幾乎占據了95%以上的市場。在移動終端操作系統方面,谷歌安卓占75.98%,蘋果iOS占據22.88%,幾乎沒有為其它操作系統留有任何空間。

   長久以來,在國內的基礎軟件領域,由于對知識產權保護的漠視,基礎技術研發的重視不足等原因,一直缺乏支持基礎軟件發展的良好土壤。據不完全統計,近20年來,我國在操作系統方面的國家投入已經累計超過了160億人民幣。但這背后,國內很多操作系統發展緩慢。[2]

   反觀國外,尤其是美國,由于信息化和云計算、人工智能等起步較早且發展較快,加之良好的投融資環境和資本市場成熟,無論是已上市的公司數據庫公司MongoDB和數據搜索公司Elastic等,還是未上市的開源數據庫Cockroach Labs,云計算自動化平臺HashiCorp等,都顯示出不錯的發展勢頭和前景。

   “美國市場的蓬勃離不開大數據與云計算的背景??梢哉f,整個基礎架構的增量和變革都在美國率先發生。”[3]

   03

   為什么是基礎軟件?

   數字化新基建方興未艾,從傳統的計算環境,到當前的云計算環境以及未來的軟件定義環境。

   毫無疑問,軟件定義已成為業界的共識,在數字化轉型加速階段,軟件定義能力正成為企業的核心能力。

   早在2009年,C++之父Bjarne Stroustrup就提出“Our civilization runson software.”而緊接著2011年,MarcAndreessen 也曾說過“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 in allsectors”.

   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強調,要加快推進國家規劃已明確的重大工程和基礎設施建設,尤其要加快新基建步伐。

   6月,國家電網與百度、阿里、騰訊等一眾科技公司簽署“數字新基建”戰略合作協議。[4]

   可以預想的是,在數字經濟浪潮的席卷下,云計算、大數據和AI等數字化技術將為成為數字社會的“水電煤”等基礎性和必備性資源。而支撐未來社會高速運轉的底層動力,則是軟件,尤其是基礎軟件。

   當今云計算的鼻祖亞馬遜,令人嘆為觀止的不僅僅是其飛速發展的規模和業績,更在于其創始人對技術領域的前瞻布局和在軟件領域的持續深耕和投入,其本質上是一家軟件驅動的公司,也是微服務等技術架構的首創者,倡導根據業務需要來實施快速迭代和高效演進。在AI算法領域,其1998 年推出協同過濾算法,至今幾乎所有互聯網業務的個性化推薦仍在使用該算法。

   隨著數字化技術的不斷演進,對計算、存儲、傳輸、深度學習等要求也越來越高,在此基礎上,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與軟件技術可謂密不可分。

   計算、網絡和存儲等資源都需要通過軟件系統來進行更高效統一的調度和統一管理,軟件定義基礎設施的情況日益普遍。比如,軟件定義網絡,就是通過軟件編程的形式定義和控制網絡,控制面與數據面分離,實現對網絡流量的靈活控制。軟件定義存儲,就是通過內置存儲、直連存儲、外置存儲及云存儲等方式,實現存儲資源抽象、池化、自動化。軟件定義計算,就是實現硬件資源與計算能力的解耦合,將計算能力以資源池的形式提供給用戶。

   中國科學院院士梅宏表示:“當前,軟件正在呈現出‘基礎設施化’的趨勢。一方面,軟件自身已成為信息技術應用基礎設施的重要構成部分,以平臺方式為各類信息技術應用和服務提供基礎性能力和運行支撐。

   另一方面,軟件正在‘融入’到支撐整個人類經濟社會運行的‘基礎設施’中,特別是隨著互聯網和其他網絡(包括電信網、移動網、物聯網等)的不斷交匯融合,軟件正在對傳統物理世界基礎設施和社會經濟基礎設施進行重塑和重構,通過軟件定義的方式賦予其新的能力和靈活性,成為促進生產方式升級、生產關系變革、產業升級、新興產業和價值鏈的誕生與發展的重要引擎。” [5]

   04

   為什么這一賽道引發關注?

   從上個世紀到現在,軟件領域的戰事從來就沒有停止過。

   IDC 最新報告顯示,2019年企業應用軟件市場的全球收入同比增長7.5%,達到2246億美元。2019年排名前五位的企業應用軟件供應商是SAP 、Oracle、Salesforce、Intuit 、微軟,基本上都是巨頭的競爭。

   傳統的PC端,微軟的window和蘋果的mac基本上占據了所有的操作系統市場空間,而到移動端,又是另一番競爭格局,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曾表達過他的遺憾,“因為自己的決策失誤而讓谷歌的安卓一統江湖造成的損失是4000億美金”。

   從軟件的發展史來看,早在軟件即服務階段,軟件的商業模式就日益清晰。軟件的運營服務而不是代碼成為軟件產業的核心競爭力,營造巨大通用市場、經營掌控生態鏈、跨界競爭成為軟件商業模式的三大精髓。

   做得最成功的微軟,走的就是開放的路線,它的操作系統,也可以運行在IBM 的機器上,Oracle、Linux等也是如此。

   為什么要采用開放的策略呢?

   因為盡管一家企業再大,也不可能把基礎軟件領域的所有工作都給做了,涉及到的復雜程度和技術研發投入等,絕非是一個企業可以承擔的。只有軟件生態體系的共建,才有利于將蛋糕越做越大,將各自企業的競爭優勢和全球開發者的智慧等集合,共同促進軟件市場的良性發展。

   數字化進入下半場,新基建的大幕拉開的可能僅僅是冰山一角,技術的融合面臨更多的挑戰。

   比如說,通過云計算技術降低成本的過程中,如何將spark等運行在容器環境下更好地賦能開源社區?

   當計算能力被在線業務搶占時,如何快速修復,應對搶占帶來的波動性?

   云原生如何實現計算和存儲分離,如何實現分布式高性能存儲?

   解決上述一個個難題的過程,也是技術不斷與業務融合來解決實際問題的過程,而不再是那些停在酷炫和美觀層面的數據駕駛艙,抑或是各種定義滿天飛的數據中臺。

   倘若說經典的數字化技術是以操作系統、中間件、數據庫等基礎軟件為代表,那么在云計算、5G、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技術的融合發展之下,新型數字化技術將會催生更多的軟件生產力平臺、大數據生產力平臺和云原生操作系統等,將會給行業和生態帶來更多的變革。

   前有新冠疫情的沖擊,后有國際政治形勢的云橘波詭,國產自主可控的呼聲和要求再一次重回大眾視野。在此大背景下,國家對新型數字化技術的底層基座——基礎軟件的要求將會更加強烈和迫切。無論是阿里的“云釘一體”、云操作系統飛天,還是百度自研的飛槳深度學習平臺等,巨頭們都在加大對底層基礎技術和軟件等層面的研發和投入。

   從2016年首次提出場景化云服務,正式發力B端企業市場,到不斷推出數據和業務雙中臺等戰略,到這次更名為“網易數帆”。從發展路徑來看,網易的策略很明顯,即一直致力于加深數字化技術與業務場景的融合。


? 吉林棋牌白山麻将 深圳配资公司有哪些 湖北快三预测 互联网理财平台大全 江苏11选5前三走势图 攀钢钒钛股票最新公 飞鱼彩票基本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app下载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5 南车股票行情 河北排列七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