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基礎軟件

別盯著芯片,中國基礎軟件發展之路,這幾個錯誤我們不能再犯
作者:   來源:砍柴網   日期:2020-07-27

   前段日子,哈爾濱工業大學進入美國“實體清單”,其科研軟件MATLAB被禁事件引發熱議。作為一款非常重要的工科基礎軟件,MATLAB軟件被禁用,將對科研項目研究帶來巨大阻礙。

   至此,人們才忽然意識到,“卡脖子”的問題,可不止芯片,基礎軟件尤其是應用型軟件,同樣“茲事體大”。

   MATLAB軟件被禁,揭露了中國軟件領域的一個深刻問題:我們的基礎軟件, 同樣面臨非常大的風險,包括技術的自主獨立性,以及對應的產業成熟度。

   那么,中國基礎軟件應該如何應對?國際層面科技競爭激烈,中國基礎軟件將往何處去?

   歷史:沒有用起來的軟件

   中國基礎軟件發展困境之二,是很多人沒有想到的:軟件做出來,卻沒有用起來。

   寫出基礎軟件,只是完成了從“從0到1”的使命。但要走完“從1到100”,讓軟件真正在商業實踐中用起來,得到市場的肯定,才算真正地“成熟”。

   更大的市場來自于哪里?來自于企業,來自國內每一個普通用戶,甚至來自于海外市場。

   在市場化這條路上,中國基礎軟件曾經有非常慘痛的教訓。

   2013年,因受市場業績、公司管理結構等影響,從事“紅旗Linux操作系統”研發工作的中科紅旗軟件技術有限公司資金鏈中斷,欠薪1500余萬元。員工集體向法院申訴,申請強制執行。2013年底,中科紅旗通過決議決定終止公司運營,解聘全體員工,并成立清算委員會和清算工作組。

   中科紅旗解散清算,是過度依賴政府資金、沒有造血能力的的國產軟件企業失敗典型。

   無獨有偶,歷史驚人地相似,同樣的故事曾在2011年就上演過一回。2011年,開發永中Office辦公軟件的永中科技因為經營不善,被債權人追債,同樣陷入破產清算境地。這段經歷,也被“中關村才女”梁寧寫進了《一段關于國產芯片和操作系統的往事》一文中。

   經營問題很復雜,當時“兩個永中”事件在國內鬧沸沸揚揚。但拋開狗血議題不談,永中office的市場化道路走的并不好是毋庸置疑的。軟件用不起來,沒有市場規模,企業也就沒有了真正賴以生存的技能,這時候如果再來幾股“妖風”,生命力將無比脆弱。

   根據新浪新聞報道,屆時永中科技及永中軟件的董事長方存好也承認,公司市場開拓和應用推廣能力薄弱,企業連年虧損。截至2008年,公司累計負債4000余萬元,公司生存面臨著極大的挑戰。

   市場化是企業生命力的源泉,沒有市場化,企業就像溫室里的鮮花,美麗但脆弱,成了無源之水,無根之木。

   現狀:努力想把飯碗端在自己手上

   回顧歷史可以發現,中國基礎軟件發展最大困境是:飯碗沒有端在自己手上。

   2018年,從國商務部以違反針對伊朗及朝鮮的貿易禁運為由,對中國通訊設備大廠中興通訊實施制裁事件發生后,“缺芯少魂”再度走入大家的視線,變得耳熟能詳起來。

   “芯”指的是芯片,而“魂”指的是國產基礎軟件,包括操作系統、數據庫管理系統、中間件和辦公套件等,在信息系統中起著基礎性、平臺性的作用。

   當前芯片熱度很高,但是我們不僅要發展芯片技術,“軟件”也是重要的“硬科技”。發展和扶持軟件產業,是一個國家提高國家競爭力的重要途徑,也是參與全球化競爭所必須占領的戰略制高點的必要手段。

   中國工程院院士廖湘科在署名文章中就指出:當前,我們正在進入數字經濟時代,這個時代的主要特征之一就是“軟件定義一切”。軟件已經成為知識、技術訣竅(Know-How)和商業模式的重要載體。

   中國基礎軟件發展面臨的第一個發展痛點就是“獨立自主之痛”。此次的,MATLAB事件,這只是石頭投入湖里,泛起的一圈又一圈的漣漪之一罷了。如果不治愈自力更生的“傷口”,中國基礎軟件還會繼續“生病”。

   當前我國基礎軟件發展的現狀是“重硬輕軟”。在多個場合為中國基礎軟件奔走、發聲的中國工程院原始倪光南指出:“不是很重視軟件,基本上沒有軟件產業基金。”因此,他建議:“把芯片產業、基礎類軟件兩塊補齊。”

   中國基礎軟件要想真正不受制于人,就必須“把飯碗端在自己手上”,走出一條真正獨立自主之路來。

   未來:政策利好,但需“擦亮眼睛”

   中國基礎軟件的發展離不開政府的扶持。國家做好行業發展頂層設計,提供全方位的政策扶持,重視人才培養、產研結合以及做好產業鏈與生態圈的建設非常重要。

   但是,在扶持之前,應該“擦亮雙眼”,找到合適的扶持對象。鑒別,扶持良好科技標的是政策必須做的事情。不論是政策還是投資者,都需要做好市場調研,減少“無效投資”。

   中南大學校長、中國工程院張堯學院士曾經一針見血地指出:一些企業在拿到錢之后,往往不思進取,只想著如何撒謊糊弄。因為沒有用戶,所以也不需要對用戶負責,開發的產品沒有經過市場檢驗,也禁不起市場檢驗。

   話雖刺耳,但對很多習慣了“實驗室里出成果”、“符合國家標準參數即可”、“幾乎沒有市場化用戶”的中國軟件企業來說,卻如芒刺在背。依然以永中軟件為例,從技術研發層面而言,其產品性能參數等指標均符合政策引導下的行業標準,但從“測試時可用”,到真正進入用戶辦公日常時“穩定可用”,卻存在巨大距離,更遑論“好用和創新”了——“產品性能參數達標,但卻幾乎沒有真實的市場化用戶”,這一對頗為吊詭的矛盾體,成了始終懸在國產軟件頭上的一把達摩克里斯之劍。

   因此,是否走好市場化道路,產品是否在市場擁有足夠競爭力,是否擁有足夠的市場份額,是否在殘酷的市場環境下經受過一輪又一輪的考驗,是否具備“”抗壓能力,是優良標的的重要標準。否則,過度依賴政府資金,市場規模不及預期,長期失去造血能力的下一個“中科紅旗、下一個“永中科技”又會再次出現。

   近年來,國家的扶持日漸落地:“核高基”科技重大專項、電子信息產業振興規劃、信息技術應用創新.......一系列的政策利好,暗示著國家的決心,一定要發展,完成中國基礎軟件的“突圍”!

   中國基礎軟件發展,道阻且長,需久久為功。


? 吉林棋牌白山麻将 牛操盘股票配资平台 黑龙江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过程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分析 宁夏11选五的基本走势图工具 近十年股市走势图 马会白小姐开奖结果www 38 今天的股票大盘走势 河北十一选五手机助手 大象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