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基礎軟件

人工智能時代,華為云助力軟件園區數字轉型升級
作者:   來源:北國網   日期:2019-01-30

    近日,由中國軟件行業協會主辦的2019中國軟件產業年會在國家會議中心召開,大會以“軟件定義的時代”為主題,吸引了來自政府主管部門、研究機構、行業組織、企事業單位和媒體代表1000余人參加會議。

    華為技術有限公司首席數字化轉型戰略官車海平博士在會上就《構筑軟件智能基礎設施,助力產業數字轉型升級》主題發表演講。車博士表示,軟件將成為越來越重要的承重墻和助推器,同時希望各級政府對于智能化ICT基礎設施的建設和升級、人才的培養能夠有更多的關注。

    云化解構產業鏈,人工智能建構產業鏈

    車海平博士表示,隨著人工智能(AI)時代的到來,軟件的基礎設施需要進行及時升級,向智能基礎設施演進。從電信行業的經驗來看,產業推進前期,云化的技術要素主要是推進了產業鏈處于解構的前半周期,供給側的核心裝備給充分解構,垂直系統被三層水平解耦,核心功能被軟件虛擬化,使得供應側技術碎片大幅加大,使得需求側的運營商在規劃、采購、建設、運維、優化等環節復雜度大幅度增加,從現在來看,其實相當程度上極大降低了產業鏈效率。在逐步推進產業鏈建構的后半周期,人工智能技術使得解構周期內出現的進步到半程的技術碎片,可以被有機地整合起來,螺旋式上升,形成具有新一代更大職能范圍、更多功能、更低資源消耗、更簡單易用等產業價值的智能自治體,比如華為在產業界探索的自動駕駛網絡,成為升級后市場的主流供給品;這意味著,產業鏈在呼喚供給側出現技術與商業的集成者,降解產業鏈復雜度、提升產業鏈效率,獲得產業鏈外部效益,實現產業的技術供給升級在市場上的商業收益,以推進產業升級。

    這樣的一個視角,從一個產業鏈的數字化轉型的發展周期,云化和人工智能等核心技術要素和推手,在怎樣地演變一個產業鏈結構,從解構螺旋式上升到建構,產業鏈演進中總是需要技術和商業的核心集成者出現,來降解產業鏈的復雜度,作為主導方來推進供給品、商業模式、平臺生態的升級等等??赡苓@里面會有一些范式性的內容可以提煉,值得總結,并持續實踐發展,也給其它行業的數字化轉型作為參考。而當前階段,推進產業鏈建構的主要技術要素就是人工智能,這里的人工智能可能不僅僅是點狀場景中應用的技術要素,可能是在處于運營管理層面的頂層,面向被解構的各離散技術部件,用架構性升級手段解決既有技術的結構性問題,作為新型集成要素,就如同VLSI對于離散電子器件的集成,形成更大范圍內的智能自治體,成為供給品升級的主要形式,來推進產業轉型的結構性升級,形成新一代的行業內產業生態,以軟件為主要技術手段,包括云化和人工智能等,其中的軟件產業子生態將其中的主要活躍要素,而這個產業演進的解構周期和建構周期中,將產生和發展出承擔各類角色的軟件企業。

    而對于中國軟件產業在中國智慧社會、數字經濟大潮引領下,應各行業數字化轉型需求,將產生各類新的以軟件為要素的行業生態,應運而生的軟件公司,產業環境中基礎設施的要素就是云和人工智能的充分使用,而各地軟件產業園區,需要將軟件產業的智能基礎設施及時構筑到位。

    迎接人工智能時代,政府和軟件園區可以做哪些準備

    人工智能時代到來,也是中國軟件產業新賽道超車的重大機遇,中國不僅有智慧城市、智慧醫療、智慧交通燈傳統產業智能化升級帶來的巨大市場機遇,還有傳統產業積累的海量數據,加上互聯網在中國二十多年發展積累的數據,同時,中國有全球同步的軟件+AI產業基礎,芯片、框架、算法等技術基本和國際同步,中國有全球群體最龐大的軟件人才。

    市場機遇、數據、技術、軟件人才,這四個因素決定了人工智能對中國軟件產業而言是一個巨大的機遇。

    雖然人工智能有著美好的未來,然而成功之路總是鋪滿荊棘,中國每分鐘誕生8家公司,創業失敗率高達80%,如何鼓勵資金、人才和企業進入人工智能市場呢?

    在技術創新和產業升級過程中,必須要有敢于創新的企業和企業家,第一個吃螃蟹的企業如果失敗,將承擔所有成本,也讓后來者知道此路不通,不犯同樣的錯誤;倘若成功了,后來者將會隨之涌進,高額利潤也將隨著競爭的加劇而消失。如果沒有合理的制度安排,對于吃螃蟹的企業而言,機遇和風險不對稱的;而從社會角度看,不管失敗或成功都給后來者提供有用的信息。因此,政府需要給第一個吃螃蟹的企業一定的激勵,企業才會有積極性去冒這個風險。專利制度發揮的就是這種功能,如果沒有專利制度給新發明獲得豐厚利潤的機會,也就不會有羅巴克等人出資支持瓦特發明蒸汽機。

    其次,第一個吃螃蟹的企業家成功與否,并不完全決定于企業家個人的智慧和才能。人工智能產業所要求的從業人員的技能,和以往軟件業不盡相同,一個軟件人才若想進入人工智能產業,仍需大量的學習培訓和實踐機會,率先吃螃蟹的企業如果完全靠自己培訓員工,后來的企業可以以稍高的薪酬聘走掌握人工智能技術的員工,而使吃螃蟹的企業家蒙受損失。一年前,針對人工智能領域的應屆畢業生,碩士生約能拿到30萬元的年薪,博士生則高達50萬元。今年,薪水行情仍在快速上漲。每個投身人工智能的企業,都要考慮如何應對人才被競爭對手搶走。

    人工智能產業所需的資本規模和風險也通常會比原有的軟件產業大,需要有新的能夠動員更多資本、有效分散風險的金融制度安排和其匹配,這也不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企業家自己可以解決的問題。隨著技術創新、產業升級,資本密集度和規模經濟的提高,市場的范圍和交易的價值會不斷擴大,基礎設施、法律法規等軟制度環境,也必須隨之不斷完善,這些完善顯然超出第一個吃螃蟹的企業家的能力之所及。

    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技術和產業會越來越接近前沿,新的技術創新和產業的升級需要與這些新技術和新產業相關的基礎科學的突破,基礎科學的研發尤其是數學研究屬于公共產品范疇,數學發現不能申請專利,企業家不會有積極性從事這方面研究,如何協調企業和高校及科研院所的力量,也是政策需要考慮的范圍。

    凡此種種困難都屬于市場自身難以克服的范疇,需要政府和產業組織來協調不同的企業、科研院所、投資機構加以克服,或是由政府自己直接提供相應的服務。只有這樣才能將隨著生產要素積累,比較優勢變化,使人工智能產業變成本區域具有競爭優勢的產業。

    過去三年中,華為已和30多個軟件園區合作,以軟件創新中心的形式,服務各地中小軟件企業的創新創業,提供軟件開發工具、開發理念、人才培訓等。已有15萬開發者的30萬軟件項目運行在華為云上,有力地促進了各地軟件產業發展,在此基礎發展人工智能產業,以華為云DevCloud和華為云EI ModelArts構建智能基礎設施,深化與各地軟件園區的合作,以各地傳統企業積累的數據為輸入,必將促進各地軟件產業轉型升級,抓住人工智能時代的巨大機遇。 


? 吉林棋牌白山麻将 家乐棋牌游戏 甘肃省11选五遗漏 斗牛牛棋牌 万人建仓骗局步骤 3D试机号历史开奖 黑龙江福彩36选七 王者捕鱼破解版在哪下 浙江快12助手 五分彩万位全天计划 a股交流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