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基礎軟件

推動我國ICT制造業貿易和投資向高端化發展
作者:中國信通院信息化與工業化融合研究所 袁媛   來源:中國信息產業網-人民郵電報   日期:2019-01-31

    貿易保護主義給全球經濟貿易增長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

    全球ICT制造業貿易額恢復增長,貿易保護主義升溫對國際貿易持續發展帶來挑戰。隨著全球經濟的復蘇,ICT制造業貿易額增速逐步轉正,2017年增速達到2%,主要原因包括存儲器、處理器等元器件價格上漲,以及基站、半導體設備產業貿易規模的擴張。從集中度來看,中國(29%)、中國香港(15%)、美國(11%)、韓國(9%)和新加坡(7%)是全球ICT制造業貿易額前五大國家或地區,合計貿易額占比接近70%。2018年以來,國際環境復雜,貿易保護主義給全球經濟貿易增長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2018年9月,世貿組織預計2018年全球商品貿易增速為3.9%,比4月預期下調0.5個百分點;預計2019年增速為3.7%,下調0.3個百分點。

    全球ICT制造業貿易分工協作不斷深化,多年來相對穩固。全球各國經濟環境、要素稟賦、技術水平等有所不同,為謀求更高分工利益,跨國公司對產品生產過程按價值鏈分解,根據全球各個國家的情況開展生產布局,推動了ICT制造業分工在全球范圍內不斷細化和深化。如一部蘋果手機,整機加工在中國,上游處理器芯片來自美國,顯示面板來自韓國等。經過長期發展,各國形成了不同產業和貿易優勢,具體特點為:歐美等國創新強,在高端芯片、基礎軟件等領域全球領先;日韓高端制造強,在材料、裝備和存儲等領域實力顯著;我國憑借勞動力優勢,在整機制造領域一枝獨秀。

    全球ICT制造業投資并購總體快速降溫,細分領域有增有降?!?018世界投資報告》顯示,2015年全球外商投資達到了峰值,近年綠地投資和跨境并購雙雙下滑。順應全球趨勢,ICT制造業并購也退去熱潮,并購金額下降超過30%,逐步回歸理性。從并購國家來看,美國和中國是并購最活躍的國家,兩國并購數量占全球總量的一半左右。從細分領域看,全球半導體產業并購規模從2015年的千億美元降到2017年的不足300億美元,下降了70% ,受各國保護審查嚴格因素影響,預計近年也不會出現快速增長。同時,人工智能、金融科技、物聯網等新興領域創新活躍,并購規??焖偕仙?,2017年人工智能領域并購金額超過200億美元,是2015年的四倍。

    我國ICT制造業國際貿易地位大幅提升

    我國ICT制造業國際貿易地位大幅提升,實現了從落后到全球引領的跨越。1993年,我國電子電氣設備產品(含ICT產品)進出口規模明顯落后,美國進出口額是我國的6倍,新加坡是我國的兩倍。加入世貿組織以后,利用低廉的勞動力、龐大的市場等優勢,我國貨物貿易規??焖僭黾?。2004年,我國成為全球電子電氣設備第一大出口國,出口額近1300億美元,是1993年的13倍。近十幾年持續保持全球第一大出口國的地位,且優勢不斷擴大。2017年我國電子電氣設備產品出口規模是美國的3倍多,是新加坡的近5倍。

    我國電子信息產品出口結構持續優化,競爭力快速提升。從貿易方式看,改革開放之初,我國企業從“三來一補”起步,大力發展外貿。一般貿易出口比例持續上升,2001年,我國電子信息產品一般貿易出口比例為8.1%,2010年該比例提升到16.5%,2017年進一步提升到28.5%。從經濟類型看,在外資企業的帶動下,內資企業快速發展壯大,其在出口中所占比例由2005年的12.7%上升到2017年的32% ,提高了19.3個百分點。

    我國企業積極開展海外投資并購,受國內外政策影響并購規模大幅下滑。從德勤數據來看,我國ICT領域海外并購規模占總并購規模的比例接近10%,是我國對外投資并購的第四大行業。2017年以來,隨著國內加強境外投資監管政策出臺,海外多國外資收購審查趨嚴,我國ICT企業海外并購規模大幅下降。并購交易數量從2016年的69起減少到2017年的58起,下滑16%;交易額從2016年的447億美元下跌到2017年的190億美元,跌幅57%。安永報告顯示,2018年上半年,中美貿易摩擦等國際環境的變化,更直接導致我國企業對美企并購數量下跌近四成。

    國際環境變化對我國貿易投資帶來嚴峻挑戰

    2018年以來,中美貿易摩擦跌宕起伏,美國2500億美元征稅清單中涉及LED、電容電阻、電視、通信設備等ICT產品,且限制我國科技企業對美投資。加征關稅不僅影響我國相關企業的生存發展,也形成連鎖反應牽連美方及其他經濟體,影響廣泛。目前,中美貿易摩擦仍然未定,成為影響我國貿易和投資發展的重要因素。

    我國ICT制造業處于價值鏈中低端,對外貿易仍大而不強。一方面,上游關鍵元器件大量依賴進口。2017年,我國手機出口額為1268億美元,是我國第一大出口產品,其貿易順差超過1200億美元。另一方面,2017年,我國微處理器進口額為1131億美元,貿易逆差接近800億美元;進口存儲器為637億美元,逆差約400億美元。我國整機產品貿易順差和元器件產品貿易逆差形成了鮮明對比。另外,整機產品雖然出口規模大,但多為代工生產,產品附加值低,如國內手機、PC產品多為蘋果、惠普等美國科技巨頭代工生產,加工制造利潤率低,實際利潤仍掌握在海外巨頭手中。

    海外投資并購提升了我國產業鏈上游實力,但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的局面沒有根本改變。近五年來,我國企業加快走出去步伐,隨著紫光成功收購展訊和銳迪科,中資財團收購豪威科技,武岳峰資本收購存儲芯片公司ISSI等,我國在手機芯片、傳感器、存儲器等產業鏈重要環節的競爭力實現大幅提升。然而,中興再次遭受美國制裁、44家中國軍工企業被美列入出口管制清單等一系列事件表明,我國在高端光器件、數模/模數轉換芯片、FPGA等眾多上游芯片和元器件方面仍然受制于人,影響我國產業發展。

    ICT產業本身是高度全球化、市場化的,已經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全球分工體系,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可能什么都自己做。技術的發展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日本、韓國與中國臺灣等國家和地區技術產業的發展都經歷了從低端到高端躍進的過程。我國必須加強核心芯片、關鍵元器件等基礎技術創新,推動我國ICT產品向高端化發展,促進外貿結構調整。積極把握人工智能、5G等新技術發展機遇,探索跨境收購并購,結合國內市場優勢,提升產業競爭力。堅持開放合作,堅持“引進來”和“走出去”兩手抓,不斷優化營商環境來吸引外商投資,鼓勵國內企業與跨國企業開展交流合作,融入全球產業發展體系。


? 吉林棋牌白山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