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互聯網

互聯網醫院:政策明確,269家已建成、超100家新企業參與
作者:   來源:騰訊網   日期:2019-11-22

    經過多年探索,互聯網醫院在去年終于迎來政策上的確定性,進入新的發展階段。今年,互聯網醫院建設進入又一輪高峰期。據《北京日報》報道,在2019北京國際遠程醫學高峰論壇上,國家衛健委統計信息中心主任張學高介紹,目前我國互聯網+醫療健康政策體系已基本建立,到今年10月份全國已有269家互聯網醫院;據動脈網統計,截至11月8日,2019年又有121家企業參與到互聯網醫院建設中。

    互聯網醫院發展至今,早已突破掛號預約、在線咨詢的階段,也遠不只提供《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試行)》中規定的部分常見病、慢性病復診和“互聯網+”家庭醫生簽約服務,而是以此為起點,不斷做加法、做連接。結合今年互聯網醫院的建設和發展情況來看,動脈網認為,互聯網醫院產業生態正在逐步完善,外延正在逐漸擴大。

    通過梳理,我們發現今年互聯網醫院的幾個趨勢:

    1、逐漸完善的生態下,參與者的多元化;總共14類企業建互聯網醫院,藥、械、險企業均參與進來,包括一家上市藥企;同時,公立醫院進入互聯網醫院集中建設期;

    2、產業生態完善后,整合資源的會員制產品成常見盈利模式;

    3、政策引導下,海南成為互聯網醫院新的活躍地,我們統計到了28家2019年新成立的海南互聯網醫院。

    互聯網醫院的產業生態圖

    互聯網醫院誕生之初,是從互聯網醫療的輕問診階段過渡而來,主要業務集中在診前、診中環節。隨著政策的清晰和業內探索的深入,診后的多個環節也成為互聯網醫院業務的組成部分。并且,這些環節逐漸增加,連接的實體類型也越來越多,形成了特有的產業生態。為了更直觀地認識這種生態,我們根據互聯網醫院提供的C端業務、非C端業務(包括政府、醫療機構、醫生和企業),梳理出了以下示意圖:


互聯網醫院產業生態示意圖,動脈網制圖


    示意圖中,圓圈連接的部分是互聯網醫院圍繞C端或非C端展開的業務環節,線條連接的部分為相應環節所涉及的參與者。目前,互聯網醫院以醫療機構、醫生為核心,通過自建或合作的業務,幾乎已經連接了醫療健康領域所有類型的參與者。

    互聯網醫院按建設主體不同,分為醫院主導型、企業與醫院共建型。醫院主導型的互聯網醫院由于傳統優勢在線下,其業務生態也更偏向核心醫療部分;而企業和醫院共建型互聯網醫院,由于企業有著更為靈活的經營機制,所以業務拓展范圍廣,不僅涉及診療部分,還延伸到了商保、健康管理、健康教育等。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醫療領域重要的組成部分,藥械企業也開始布局互聯網醫院。雖然數量不多,但我們認為這是一個重要變化。此外,支付環節未完善一直被視為阻礙互聯網醫院發展的重要原因,但今年不僅迎來了互聯網醫療醫保政策,保險企業也加入互聯網醫院大軍,構建醫藥險的閉環,這也是一個重要變化。對于這些變化,我們在上述生態圖中用虛線框突出展示,也將在下文進行案例解讀。

    互聯網醫院生態形成的兩大主因

    為何互聯網醫院在不斷做加法,形成更加完善的產業生態?我們主要從市場需求和政策引導兩個方面來尋找原因。

    從市場需求來看,單純的醫療需求是低頻的,且客單價較低,很難從單一的問診環節上盈利。而醫療加健康則涉及多個環節,需求頻次也各有不同,尤其是消費級醫療、健康管理需求逐漸增加,互聯網醫院以在線復診為紐帶,在確保診療合規的基礎上,做更多的連接,有利于更好地探索盈利模式。

    曾以醫藥電商業務為主的京東健康,在繼2017年底涉足互聯網醫院之后,今年提出了“以健康管理為核心”的新戰略,將連接和打通產業全鏈條,融合各方醫療資源,為用戶提供貫穿生命全周期、覆蓋健康全場景的產品及服務。京東健康CEO辛利軍接受動脈網采訪時曾表示,醫療健康領域很少有孤立的產業,只要進入這個領域,基本上所有方面都會涉及到。這也說明,互聯網醫院很難以獨立的診療業務存在,全方位的連接至關重要。

    政策方面,今年新修訂的《藥品管理法》和新出臺的《關于完善“互聯網+”醫療服務價格和醫保支付政策的指導意見》,成為行業發展的風向標。


2019年互聯網醫院相關政策,來源:政府部門公開信息,動脈網制圖


    新修訂的《藥品管理法》規定了禁止網絡銷售的藥品,名單里沒有出現處方藥。這意味著網售處方藥不被明文禁止,只是具體的規范辦法還需等待監管部門制定。由于互聯網醫院針對部分常見病、慢性病復診已經擁有處方權,因此,互聯網醫院將成為網售處方藥的重要處方源,這就加快了互聯網醫院與醫藥電商、藥店、藥械企業等的融合發展。

    今年8月30日,在業界的熱切期待中,國家醫保局《關于完善“互聯網+”醫療服務價格和醫保支付政策的指導意見》正式出臺,為互聯網醫院的醫保支付指出了方向。10月起,銀川開始試行高血壓、糖尿病在互聯網醫院就診進行醫保報銷。醫保政策出臺和地方開始試點,一方面讓行業備受鼓舞,因為這是對互聯網醫院的進一步肯定,也意味著常見病、慢病在線上復診有了更多動力。但另一方面,國家政策對“互聯網+”醫療服務價格項目做了嚴格要求,強調的是核心診療部分。意味著企業若希望直接從醫保中獲得大量收益是很困難的,而應該探索更多新技術、新服務,促進醫療服務的降本增效。

    關于《藥品管理法》和互聯網醫療醫保政策,動脈網此前已在《當網售處方藥合法、“假”藥不假、GMP/GSP消失后,帶來的5大變化和14大要點》和《醫保即將“上線”,互聯網醫療會再次起飛?》兩篇文章中做了詳細解讀,可點擊查看。

    此外,為落實《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今年各省市持續出臺相關意見、行動計劃,多個省市提出,到2020年二級或三級醫院普遍開展互聯網醫療服務,要實現目標,2019年必然成為互聯網醫院建設的集中期。同時,為了規范互聯網醫院建設和加強監管,寧夏、甘肅、上海等地在《互聯網醫院管理辦法(試行)》、《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試行)》、《遠程醫療服務管理規范(試行)》的基礎上,制定了當地細化的管理辦法,使互聯網醫院建設和管理有更清晰的路徑。

    就在今年11月20日,山東省醫保局發布《關于完善“互聯網+”醫療服務價格和醫保支付政策的實施意見》,制定了“互聯網+”醫療服務價格項目設立條件以及不納入的項目,明確了第一批“互聯網+”醫療服務項目價格?;ヂ摼W服務的價格分成了三類,遠程診察、遠程會診和遠程監測?;ヂ摼W復診的診療費為6元/次,副主任醫師和主任醫師的遠程會診價格為180元和260元,指導思路是由不同級別醫務人員提供互聯網復診服務,均按普通門診診察類項目價格收費。“互聯網+”醫療服務與醫保支付范圍內的線下內容相同,且執行相應公立醫療機構價格的,經相應程序后,納入醫保支付范圍并按現行規定支付。屬于全新內容的“互聯網+”并執行政府調節價格的基本醫療服務,試行2年期滿后,省醫療保障局綜合考慮臨床價值、價格水平、醫保支付能力等因素,確定是否納入醫保支付范圍。

    從趨勢來看,各地關于互聯網醫療服務的政策已經從鼓勵行業發展,開始逐步落地。2019年的新政開始具體制定互聯網醫療的服務類型、服務方式、服務價格等,甚至是考慮醫保如何接入。


? 吉林棋牌白山麻将 炒股谁赚谁亏由什么决定的 2019上证指数最高点 黑龙江快乐十分规律 澳洲幸运8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26选5app 上海快三计划官方 炒股视频 11选五5开奖走势图一定 j江西时时彩走势图 河北20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