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CIO 資訊

貝萊德中國CIO陸文杰:美國家庭收入因“放水”暴漲線上企業“搶人”美股和科技股走牛有保障
作者:   來源:東方財富網   日期:2020-06-11

   精彩觀點:

   由于刺激政策,美國的家庭變得更加有錢,這聽起來有點和直覺相反。這也是4月份美國家庭平均收入比3月份上漲11%的原因,如果美國人變得更加有錢,美股上漲背后就有其支撐因素,這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我們最看好的還是醫療設備,而相對低配的則是制藥企業。

   科技公司還是最重要的長遠投資超額收益的來源。

   在和海內外投資者交流的時候,很明顯感受到,國內投資者對5G投資的參與熱情遠比國際投資者要高。

   雖然新能源汽車相關股票都漲了不少,但整體上看,這還是個非常值得期待的行業。

   6月10日晚8:00,來自全球最大資管公司——貝萊德(BlackRock)的中國首席投資官(CIO)陸文杰分享了其關于美股后市的看法,并對黃金與黃金股后續走勢、健康醫療板塊投資價值、科技細分賽道等問題進行了觀點分享?!都t周刊》特在第一時間對其觀點進行梳理,分享給投資人。

   以下為觀點分享實錄:

   問:由于疫情方面的原因,美國股市經歷了有史以來最糟糕的第一季度,10年來首次跌入熊市。然而在經歷了史無前例的震蕩之后, 4月以來大盤呈現了極強的反彈趨勢,到目前已經收復失地,甚至還創下了新高。步入后疫情時代,無論是美國經濟的重啟,還是地緣政治等方面都存在著很大的變量。我們關心的是,美股后市的走勢會是如何?是否會有二次探底的可能性?今年早些時間,貝萊德的策略是超配美股,那么,在當下或者未來,貝萊德是否還會貫徹這樣的投資策略?

   陸文杰:貝萊德之前超配美股的策略到現在仍然有效,之后我們還是會超配美股。關于美股是否會二次探底,是否會形成經濟脫節等,有很多種解釋方法,我簡單講幾種。

   第一種,美股是提前反應的,美股最近的低點在3月23日左右,當時美國的就業情況還不錯,失業率在2%左右,后來失業的人越來越多,但是美股不斷地創新高,似乎和大家的感覺不太一樣。那么,是不是美股投資者就特別聰明,當時就把風險全部反應掉了呢?我認為這種想法不是特別有道理,因為當時不會看到后面還會有一些新的風險出來,比如最近美國少數族裔方面的社會動蕩,美國在復工過程中疫情可能進一步暴發的風險,這段時間內中美關系的惡化等等,所以用這種解釋來說,投資者已經提前將風險全部反應掉了是不對的。

   第二種,是按照美股的板塊來解釋。美股股價漲得最多的就是前幾家科技公司,如果年初美股前5家科技公司是100的話,現在應該是145,而美國受疫情影響最大的則是,旅游、航空、百貨商場等,年初如果是100的話,現在大概到了65,剩下的那些公司現在大概在95左右。所以從這個板塊分化來說確實很有道理,因為受疫情影響的板塊,市值確實減少了很多,而互聯網公司普遍是受益的,所以從這個方向來解釋也很有道理。

   但是,我們特別想提供給大家參考的是第三種解釋,那就是,美國這次政策力度非常之大,大家如果不仔細算這個數字的話,并沒有具體的概念,也體會不到這種刺激力度大到什么樣的程度。美國今年家庭的平均收入大概是65,000美金,算到每一天大概是180美金,由于這次疫情大家失去收入來源,損失了30美金,由原先的180美金變成150美金。但由于美聯儲、財政部、國會通過刺激政策,家庭收入又增加到了230美金。簡單來說,由于刺激政策,美國的家庭變得更加有錢,這聽起來有點和直覺相反,但是確實這個數字算下來就是這樣的。所以這也是4月份美國家庭平均收入比3月份上漲11%的原因,如果美國人變得更加有錢,美股上漲背后就有其支撐因素,這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問:這場百年一遇的疫情將全球經濟推到危機當中,為了避免經濟和金融市場陷入無序和混亂,美聯儲開放工具箱,打出了零利率加無限QE的組合拳,并持續不斷地加碼刺激措施,世界各國也相繼推出了規??涨暗呢斦拓泿耪?,那么,全球央行齊放水這類非常規措施會不會帶來一些后遺癥?作為投資者又應該如何應對?

   陸文杰:美國、歐洲以及其他很多國家,這次用的刺激政策確實都非常強,而且在非常短期之內就做出了決定。這也是從10年前全球經濟金融危機中學到的教訓,那就是,刺激政策不要慢慢地釋放,非常堅決地一次性將刺激政策都拋出來,對恢復大家的信心是非常有利的,事實上也證明是對的。

   至于后遺癥,我覺得還是會有的。大家會擔心錢印多了會不會引起通脹,央行政策的獨立性是不是會受到一些破壞,有些國家的債務特別多以后會不會還不起債等等,確實會有這樣的風險。美國國內有一種批評聲音就是,現在政府發了這么多債,把將來幾代人可以發的債都透支了,對未來會不會造成很大的影響。我認為有這種可能性,但這些都不會在接下來的一兩年或者兩三年之內發生。最近,美聯儲前主席伯南克也在談后遺癥相關問題,他認為未來一兩年,我們需要擔心的是通縮而不是通脹,這和我們很多研究也是一致的。

   那么,短期之內又怎么看對投資上的影響呢?我認為還是要看,哪些國家刺激政策和經濟衰退程度相比,刺激政策更加有利。美國刺激政策的幅度是遠遠大于經濟衰退的幅度,中國、日本、加拿大等大概是差不多,也就是經濟下降多少,刺激政策加多少,歐洲之前刺激政策比較小,最近德國就很明顯,把刺激政策加上來了,這也是歐洲股票市場最近表現比較好的原因,而其他一些發展中國家可能會相對困難一點,因為財政力量有限。所以,總體上來講,現在反而是看哪些國家的財政力量更強,更有空間做自己選擇,這才是更好的投資。整體上看,發達國家比發展中國家政策空間可能更大一些。

   問:針對這次疫情,面對波動的市況,投資者也開始意識到了黑天鵝總是會降臨的,那么在不確定性中尋找確定性,采取穩健的資產配置方式也是十分重要的。俗話說,亂世買黃金,黃金有著天然的避險屬性,一度被視為國際資本市場的硬通貨。您對黃金持有什么樣的看法?

   陸文杰:黃金是避險資產,這就是黃金的基本屬性,因為持有黃金是沒有任何收益的。歷史上推動金價的三個最重要因素是實際利率、美元匯率和美國通脹。為什么實際利率這么重要呢?因為如果你把錢放在銀行里,銀行給你2%的利息,扣掉一個點的通脹,剩下的一個點是穩賺的,但是黃金是零收益,如果你有一個點的收益,就不愿意去持有黃金了。這就是投資黃金的基本道理,長期來說,黃金是不應該有很強的收益的,但在現在風險比較高的情況下,在資產中配置一點黃金還是可以的,但如果資產組合當中都是黃金,或者依靠黃金來獲取大的收益,就比較危險,這并不是獲取收益的主要來源。

   問:那么,買現貨黃金與買黃金開采商的股票有什么區別呢?買黃金類基金和投資黃金ETF又有什么區別?

   陸文杰:大宗商品方面,今年出了一個問題,就是原油價格一度為負,大家非常意外,但黃金并不會有這樣的問題。原油價格之所以變成負,是因為存儲原油的成本要算進去,最后大家都不愿意存儲原油,但實物黃金想存多少就可以存多少,全世界所有的實物黃金堆在一起,大概一棟別墅就可以存下來。

   買黃金ETF其實背后對應的就是黃金實物,全球最大的黃金ETF―SPDR Gold Trust對應的就是實物黃金,當然也有一些黃金ETF背后對應的是紙黃金或黃金期貨,所以投資者需要將黃金ETF仔細看一下,看其背后對應的是什么。

   黃金的股票或者黃金的股票基金投資的是開采黃金的企業,它們的波動比黃金本身價格波動要大,因為企業的成本基本上是不變的,但是如果金價上漲,收入會大幅增加。收入大幅增加,銷售不變,利潤就會增加很多。當然還有一些細節上的差別,比如黃金的企業還有分紅的功能,而黃金本身是沒有這樣的功能的,總體上講,黃金企業比黃金的波動幅度更大一點,但都是一種避險資產。

   問:全球疫情蔓延使得全球對于醫療的需求日益浮現,特別是在市場不確定性上升的時期,健康醫療板塊的逆周期性得以凸顯,一季度資金流入跡象也非常明顯,結合目前的估值水平來看,健康醫療板塊還可以繼續投資嗎?

   陸文杰:今年健康醫療板塊無論是在美股還是國內股票市場上表現都非常好,最大的原因是需求的上升。本身醫療板塊在經濟不好的時候就非常具有防御性,因為對醫療服務是有需求的,加上此次公共衛生領域的危機,需求還有所增強??傮w上看,今年健康醫療板塊可能盈利增長非???,目前市場預期,今年可能會有33%左右的盈利增長,是最近大概二十四五年以來最強的一年,明顯比大勢要好得多。

   但大家可能認為健康醫療板塊漲了很多,現在是不是估值已經很貴了?如果和它自己歷史上比,當前的估值并不貴,因為健康醫療板塊本身防御性比較強,業績波動比較低,通常都比較貴,現在美股大概是15倍左右PE,大概比歷史平均還低一個標準差左右。所以,當前美股健康醫療板塊估值還比較合理,沒有特別貴。

   再看長期投資邏輯,我們比較反對的是投資健康醫療板塊,特別去追蹤疫苗開發的進度,比如又有什么“神藥”開發出來,如果做這樣的追蹤,是很危險的。還是要看長期的健康醫療的邏輯,比如人口老齡化、新的技術進展等都沒有變,而且這次疫情給政府、企業和個人,都有一個很強烈的“提醒”,就是健康醫療的錢是不能省的。我們前面提到的美國刺激政策中,就有專門一塊是撥出來給美國各州縣政府、家庭養老院等增加健康醫療的支出,長期邏輯看,對健康醫療也是非常有利的,整體上看,我們現在依然非??春眠@一板塊。

   問:那么,健康醫療板塊中,貝萊德看好哪些子板塊呢?

   陸文杰:健康醫療板塊大致可以分成4部分,第一塊是制藥,第二塊是醫療保健設備,主要是醫療設備和一些服務。第三塊是生物科技,第四塊是醫療服務提供商。這些板塊每年業績分化還是比較大的,大概在2012~2014年表現最好的是生物科技,當時生物科技的突破特別多,后來2015~2016年又變成醫療服務的提供商,這和當時奧巴馬政府推動美國的醫改有很大關系,再后來的2017~2019年表現最好的是醫療健康設備,這方面出來了一些新的創新,接下來,我們最看好的還是醫療設備,而相對低配的則是制藥企業。因為今年面臨的一個問題是美國大選,醫療政策會是一個大的議題,特朗普比較反對全民醫療。

   問:疫情暴發以來,美國的失業率不斷飆升,大選的不確定性也日益增高,很多的行業都受到此因素的影響,我們看到,盡管金融市場在持續的震蕩,但科技股仍然在上漲,同時就有投資者疑慮,科技股的估值是不是太高了?

   陸文杰:科技如果看PE的話,確實是估值比較高的行業。但科技板塊有幾點值得注意,第一它確實盈利性很強,過去3年、5年甚至10年,科技板塊都是美股表現最好的,主要還是由于它盈利一直比其他的板塊遠遠要強,現在看也還是這樣的趨勢,所以如果將時間長一點,盈利上來之后,貴也有貴的道理。

   第二是,是不是要用PE對科技公司進行估值,存在爭議。一般來說,高增長的科技公司我不太會用PE去做估值的主要方法,我們通常還是會通過基本面分析的方法,運用現金流折現的模型進行估值。很多科技企業PE之所以高,是因為初期投入很大,資本開支非常大,所以利潤很低,但一旦這種科技創新在更多領域更大范圍商業化的話,產生規模效應,運用現金流折現模型看就顯得沒有那么貴。所以科技行業雖然表面上看起來貴,但其實基本面還是非常強。

   最后,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科技行業尤其是美國幾個科技公司,它們的現金情況非常好,美國前幾大科技公司現金比上資產,現在大概是24%,標普500平均是7%。簡單來講,科技公司現在手頭還有很多錢,這樣就可以在大家都比較困難的時候,還能夠持續創新,持續創新是科技企業利潤增長最重要的源泉。從這個角度講,科技公司還是最重要的長遠投資超額收益的來源。

   問:整個科技板塊中您比較看好哪些子板塊?哪些被投資者忽視的板塊配置價值很高?

   陸文杰:首先強調一點,現在抄底所謂便宜的公司或板塊是很危險的?,F在投資中的趨勢是去買入質量比較高、成長比較有潛力的公司,而非便宜的公司。

   投資科技板塊最重要的邏輯,就是看科技對長期生產力是否有永久性影響。雖然我不是專業做科技投資研究的,但我們科技團隊提供給我的一些數據很有意思,例如,我們對最近美國的網上招聘的兩組數據進行了很細致的分析和解讀:

   第一組數據是哪些行業招聘數量明顯增加,哪些行業明顯在減少?招聘數量增加的前5大工作,一是掃二維碼,二是裝寬帶,疫情期間大家在家上網需求增加。三是線上銷售,四是手機上的市場營銷,五是網上內容的發布。而招聘下降最多的5大行業,一是線下宴會的組織者,二是線下市場營銷推廣。三是汽車修理,四是體育運動評估,五是拍電影。上述可以看到,疫情讓擁有永久性生產效率的行業增加,數字化趨勢非常明顯,未來娛樂、很多服務、市場營銷都將在線上,這是大勢所趨。

   第二組數據是把剛才這些企業的招聘數據限制在科技行業,從而分析哪些科技是真正推動生產效率永久性提升的。其中需求最強的5種科技:一是APP的安全技術開發,二是APP本身的制作,三是商業數據的數據分析,四是云技術,五是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技術。

   總結來看,從這些數據可以看到,疫情讓大家更加多地使用數字化手段,對安全、云技術、人工智能等細分行業需求出現長久性增長,而一旦這種科技創新被人們所接受,就會在社會當中一直存在下去。例如,隨著老年人學會使用拼多多購物,就不會再去小攤上購物,這都是科技帶來的很長遠發展潛力的影響。

   提問:疫情使得中美角力再度升級,將對科技企業產生哪些影響?

   陸文杰:中美競爭加劇對企業的發展來說,肯定是負面的影響,我們對此不能盲目樂觀,大方向上需要有客觀判斷。

   但當前也有幾個情況需要注意:首先,這不是簡單的中美之間的問題,而是全球的問題。美國前財政部長勞倫斯-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最近有句很精辟的評論,他說,之前說全球產業鏈,是最快最有效率的供貨服務,現在萬一出現什么情況怎么辦?很多商業企業犧牲了物流生產技術發展效率,從而來換取可靠性,這其實對科技行業是有沖擊,因為它需要可靠性的時候,通常需要更加多地科技方面的保障,比如像數據中心等等。

   其次,中美之間過去幾年在科技發展方面已經發生了一些分化,各自形成一個生態圈,比如,AI技術方面,中國數據的豐富性以及數據的量,某種程度上是超過美國的,因此,中國在這方面技術發展非???,對外依賴性也比較小。這會使得中美在某種程度上形成各自不同的技術發展困境。不過,目前看,中美之間商業方面仍在進行溝通、交流和合作,所以我覺得這方面也不用太擔心。

   最后,很多投資者擔憂中美競爭是否會導致很多企業撤出中國,轉移產業鏈等。據我們分析,這個過程的發生是非常緩慢的,因為轉移生產企業是要花錢的。例如,企業把中國工廠關閉,跑到墨西哥新建工廠,一方面需要花費一大筆錢,同時,短期之內生產效率也將下降。而現在新冠疫情使得企業都沒錢,更加不愿意做這種盲目花錢的舉動,所以總體來說,中美競爭加劇是一個負面事件,但暫時不用過于擔心。

   提問:疫情沖擊下,全球的趨勢會有哪些新的演變和變化?

   陸文杰:這個問題很大,疫情沖擊下消費者行為、宏觀政策等都會發生很大的變化。我重點談兩點,一是投資方面,會更加看重sustainability,也就是企業的可持續性發展。企業接下來不是說要發展得多快,而是需要發展得穩健,不要出太大問題。包括在歐洲美國市場 ESG投資(注:ESG是環境、社會和治理的縮寫,是一種關注企業環境、社會、治理績效的投資理念和企業評價標準)發展很快,投資人更關注企業的環保社會責任和企業治理方面,目前很多資金都進入到這個大概念中來。

   二是,疫情會帶來一些結構性的變化,如企業和政府之間的關系。我們前面討論到,現在政府刺激政策力度非常大,但是很多次政策并不是毫無條件的。例如,歐洲大規模刺激政策,在各國家之間如何分配?現在看,各國家的刺激政策差不多一半是用在德國,但實際上受災更加嚴重的是西班牙、意大利以及法國。比如,法國的汽車廠受傷很嚴重,但德國的汽車廠得到更多的援助。這種不太平均的分配會不會造成問題?例如,公平問題、歐洲一體化問題等。

   另一個是澳大利亞的例子,澳大利亞的銀行最近表現不錯,有個很奇怪的原因是,澳大利亞的老百姓擔心他們的養老金日后受到影響,而澳大利亞養老金持有最多的就是澳大利亞銀行,所以大家希望澳大利亞銀行能夠多分紅。因為澳大利亞銀行都是私有的,政府沒辦法直接干預它。但是他們持有很多養老金,這就導致公共部門和私有銀行之間的關系就會發生變化。而這方面的變化,可能投資者平時討論和關注的相對比較少。

   問:新興市場未來會如何表現?

   陸文杰:新興國家市場與發達國家市場受疫情影響還是有些不同?,F在發達國家市場很強調sustainability(可持續性發展)的概念,發達國家的可持續發展非常強,但新興市場也有自己的增長潛力,不能一概而論。

   可以從三方面來考慮新興市場投資,一是增長是很強,比發達市場要快。二是這些新市場經濟體是否會有債務危機,它的資產負債是否比較平衡?三是財政上是否比較謹慎、不亂花錢,經濟增長不是靠亂花錢來支撐的。這三方面都受到疫情的一定沖擊。例如,很多新興國家是出口經濟體,現在貿易是受疫情影響比較嚴重的經濟領域。同時,考慮到發展中國家的債務、財政等因素,通常很難獲得大量刺激資金,這會導致財政方面弱化,所以疫情導致整個新興市場未來走勢是相對惡化的。

   但中國可能是例外,中國經濟的增長也沒有受到太大影響,例如,國家債務方面,由于我們資金政策比較謹慎,所以債務也沒增加太多。例如,財政赤字前一段時間增加很少。以往投資大家常說“千萬不要和美聯儲作對”,現在則是“Dont fight against Chinese consumers”(不要和中國消費者作對)。很多西方投資者不斷被中國人的購買能力所驚訝。

   問:如何看中概股回港的趨勢?對整個港股市場的走勢或者估值會有什么影響?

   陸文杰:之前在美上市的中概股企業,都是一些行業的領軍企業,回港上市,對市場關注度的提升會有很強的刺激作用。國內投資者由于滬港通、深港通存在,參與港股市場也會更容易一些,總體上對香港市場活躍程度的提升是一件好事情。但我們比較希望看到的還是全球一體化,能夠跨國家的資本自由流動。如果是中概股沒辦法在國際市場上融資,從長遠來說不見得是一件好事情。

   問:在貿易摩擦背景下,5G概念,尤其是國產替代芯片等主題熱度很高,關于5G整個行業的投資機遇,您是怎么看的?

   陸文杰:在和海內外投資者交流的時候,很明顯感受到,國內投資者對5G投資的參與熱情遠比國際投資者要高。一方面中國5G資本開支比較強,整個基礎設施和服務推出的時間點比較早;另外一方面,國內大家很關心國家技術替代等一些主題。

   但總體來講,5G還是一個比較長的主題,從3G、4G發展來看,最起碼需要5年,甚至7~10的大周期來建設,現在還是非常初期的階段。另外,現在討論5G時代哪些應用是真正殺手級的應用,且商業前景巨大,我覺得很多判斷過幾年看可能都是沒道理的。就像當時4G剛剛推出的時候,一致認為看電影肯定很爽,最后發現移動互聯網才是4G領域最重要的應用。

   所以,我自己對5G的看法是,在現在初期的情況下,要選到正確的企業很難,概率很低。例如,現在100個與5G相關的企業,7~10年后,能有兩三家企業跑出來也就不錯了,因此,我的建議是,5G主題值得參與,但是選標的需要非常小心。

   問:對新能源汽車行業有什么見解?

   陸文杰:這是個好行業,也是非常值得期待的行業,一方面屬于我前面提到的ESG大主題,另一方面在全球范圍內都獲得了資金的很大關注。而從Sustainability(可持續)角度來看,對新能源汽車這個已經可以看到商業化的領域,各國的政策也都非常有利。

   更重要的是,在新能源汽車技術方面,中國和西方也沒有特別大的爭議,繼續交流是共識,技術合作也比較多,很多創業也都是一起在推進。例如,中國很多汽車廠商都是合資廠商,而像特斯拉在中國開廠,中國政府也大力歡迎,并給了很多政策支持。所以在這方面,全球的技術交流、資金交流、人員的交流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整個產品的質量提升,整個技術的進步都處于比較好的高速發展階段。所以雖然相關股票都漲了不少,但整體上看,新能源還是非常值得期待的行業。

   注:貝萊德系全球最大資管公司,此數據來自國際權威評級機構晨星公司,數據截至2019年12月31日。

   (文章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


? 吉林棋牌白山麻将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任五 配资公司配资 江苏快三下载手机版下载 广东福彩好彩1玩法 河南22选5玩法规则 吉林11选5和值走势图 中彩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楚天风采30选5开奖结果 东吴证券股票推荐 体彩大乐透前1后2中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