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兩化融合

提出10余年 兩化融合發展到了哪個階段?
作者:   來源:先進制造業   日期:2020-06-03

   兩化融合是信息化和工業化兩個歷史進程的交匯點,是信息技術在制造業領域應用不斷深化的過程,是實現生產力、生產方式、生產關系不斷變革的重要途徑。隨著信息技術加速創新、快速迭代、群體突破,信息化和工業化融合從起步建設,到制造業與互聯網深度融合,再到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融合發展,“由點向線、由線及面”向更大范圍、更廣領域和更深層次邁進,逐步進入以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為核心特征和重要模式的新階段。

   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推動制造業升級和新興產業發展,重點是“發展工業互聯網,推進智能制造”,“全面推進‘互聯網+’,打造數字經濟新優勢”。在常態化疫情防控和中國制造業升級的關鍵時期,以制造業數字化轉型推進兩化融合走向深入,發展壯大工業數字經濟,是制造資源配置效率優化、制造業全要素生產率提高的迫切需求,也是加快制造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努力實現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

   01

   制造業數字化轉型是兩化融合的新特征、新模式

   從發展理念看,新冠肺炎疫情倒逼制造主體從“被動轉型”向“主動轉型”轉變。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我國制造業遭受較大沖擊,一季度增加值同比下降10.2%,不少制造企業面臨生死存亡的嚴峻考驗。與此同時,一些有基礎的制造企業主動尋求“數字突圍”,把疫情當做新技術的“試驗場”、新模式的“練兵場”、新業態的“培育場”,積極推動數字化轉型,通過遠程協同辦公、電子商務、無人制造、共享員工等方式快速實現復工復產,有效應對疫情帶來的影響。

   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對供應鏈的影響》白皮書曾指出,數字化轉型使制造企業成本降低17.6%、營收增加22.6%,使物流服務業成本降低34.2%、營收增加33.6%。經“新冠”一役,越來越多的制造企業直觀、深切感受到數字化轉型帶來的顯著優勢,不再躊躇于“要不要”轉型,而是更加深入地思考“轉什么”、“怎么轉”。需要強調的是,數字化轉型是一項系統工程,不能局限于疫情防控中所取得的點滴成就,更要從戰略層面謀劃與發展基礎適配的轉型路徑、方法和模式,從而推動實現全局優化和系統升級。

   從生產要素看,數字化轉型促進制造資源配置范圍從傳統要素向數據要素拓展。土地、資本、勞動力是傳統工業經濟發展不可或缺的生產要素,正面臨土地約束趨緊、資金投入產出率不高、勞動力結構性失衡等日益嚴峻的發展挑戰。制造業數字化轉型進程中,網絡全面普及、計算無處不在、要素廣泛連接,由此產生源源不斷的數據,日益成為工業經濟全要素生產率提升的新動力源。

   數字化轉型以數據流帶動資金流、人才流、物資流,不斷突破地域、組織、技術邊界,促進制造資源配置從單點優化向多點優化演進,從局部優化到全局優化演進,從靜態優化向動態優化演進,全面提升資源配置的效率和水平。同時,數據具有可復制性強、迭代速度快、復用價值高、無限增長和供給等稟賦,數據規模愈大、維度愈多,數據邊際價值不減反而成倍增加,能夠打破傳統要素有限供給束縛,為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提供了充分的要素支持。

   從價值創造看,數字化轉型推動制造價值鏈重心從“提質增效”向“開放共享”轉移。在傳統封閉的工業技術體系下,制造業價值創造以產品為中心,關注的是產品質量和制造效率的提升。數字化轉型幫助打通制造全要素、全環節、全流程數據鏈,推動產品與服務、硬件與軟件、應用與平臺趨向交融,促進產業鏈各環節及不同產業鏈的跨界融合,搭建形成信息互通、資源共享、能力協同、開放合作的價值共創生態圈?;诖松鷳B,企業更精準定義用戶需求、更大范圍動態配置資源、更高效提供個性化服務,實現遠程診斷維護、全生命周期管理、總集成總承包、精準供應鏈管理等新模式新服務發展。

   基于此生態,企業與員工、客戶、供應商、合作伙伴等利益相關者更加緊密互動,共享技術、資源和能力,實現以產業生態構建為核心的價值創造機制、模式和路徑變革,圍繞數字化轉型底層技術、標準和專利掌控權的競爭將更為激烈。

   從組織變革看,數字化轉型加速產業組織從金字塔靜態管理向扁平化動態管理轉變。數字技術構建形成泛在、及時、準確的信息交互方式,大幅降低信息、評價、決策、監督、違約等交易成本,引發產業組織形態、流程、機制和主體的深刻變化。扁平化組織加速形成,破除企業自上而下垂直高聳的管理架構,增加管理幅度,精簡管理流程,縮短最高決策層到一線員工之間的距離,通過管理幅度的增加與分權,充分為個體賦能。

   柔性化組織加速形成,促進多品種、小批量、按需定制的靈活制造發展,形成基于市場需求、環境變化和項目任務快速建立工作團隊的機制,通過客戶需求充分理解、傳遞提供高效服務。無邊界化組織加速形成,基于跨行業、跨領域、跨主體的產業鏈平臺,推動創新主體廣泛參與協作,不再受既定的組織邊界束縛,充分激發個體創新潛能。

   從生態建設看,數字化轉型助力產業鏈從“內循環”向國內國際雙向循環升級。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我國國際產業鏈和供應鏈安全壓力日益增加,上游斷供和部分外貿撤單等都給產業鏈、供應鏈帶來極大沖擊。部分企業依托數字化平臺,對市場需求、生產能力、產業鏈配套等情況進行監測預警,以保障重點產業鏈為抓手,推動國內上下游、產供銷、中小微企業協同,對于可能停產斷供的關鍵環節,提前組織柔性轉產和產能共享,以數字化轉型暢通產業鏈“內循環”,有效保障供應鏈完整。

   面對外部環境變化和疫情沖擊,依托開放式、協同化、網絡化平臺建設,能夠全面整合國際市場和全球產業鏈供應鏈資源,在確保產業鏈主導權的前提下,基于產業“內循環”聚焦具有優勢的產品生產,基于平臺進行上游供給全球采購,補充“外循環”缺失鏈條,實現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協同運行、良性互動的發展格局。

   02

   制造業數字化轉型呈現新內容、新趨勢

   “5G+云數智鏈”融合重構,筑牢數字化轉型新基礎。數字化轉型與5G、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深度融合,形成以“5G網絡為入口、云計算平臺為支撐、數據融通為核心、智能應用為關鍵、可信環境為保障、輕量服務為特色”的基礎架構,助力企業單環節數字化應用向全要素、全流程、全鏈條的優化重構升級。

   新一代基礎架構及應用正在重塑ICT產業新格局,競爭重點從技術產品本身向生態系統構建轉移,數字化服務商將圍繞邊緣智能、數字孿生、智能決策等融合性技術推進聯合攻關,基于平臺縱向整合產業鏈供應鏈,橫向整合跨系統、跨領域、跨平臺資源和合作伙伴,發展體系化、綜合性解決方案。                       

   工業數據價值大量釋放,激發數字化轉型新活力。工業數據貫穿于制造全過程、全產業鏈、產品全生命周期,通過端到端的流通共享構建“感知-洞察-評估-響應”閉環機制,支持實現設備精準控制自執行、企業智慧決策自優化和產業鏈協同自適應。工業數據融入設備,將設備運行狀態“透明化”,有助于設備故障診斷和運行優化。工業數據融入研發、生產、管理、服務等各個環節,支持基于內部數據協同的流程優化,提升組織運行效率。工業數據融入產業鏈上下游,促進企業間信息交互,催生共享制造、供應鏈金融等新服務新業態。

   隨著工業數據應用深化,數據資源掌控的多寡及數據管理能力的優劣將成為衡量企業軟實力和競爭力水平的重要標志,以戰略、治理、架構、標準、質量、安全、應用、生存周期等核心內容的數據管理能力建設將關系著企業發展的未來。

   工業互聯網平臺深度滲透,壯大數字化轉型新動能。工業互聯網平臺全面整合“服務商+開發者+用戶”資源,推動工業知識生產與擴散,助力構建數字化創新生態,賦能數字化轉型迭代升級。

   在知識創新層面,工業互聯網平臺通過軟件等技術將行業原理、基礎工藝、業務流程、專家經驗等共性技術知識代碼化、組件化、模型化,促進工業知識的復用、共享和價值再造。在協同創新層面,工業互聯網平臺支撐創新資源要素的泛在連接、彈性供給和高效配置,促使創新協作在時空上交叉、重組和優化,實現創新主體多元化、創新流程并行化、創新體系開放化,提升協同研發效率和融合創新水平。在應用創新層面,工業互聯網平臺環境中的技術和產品研發者不再是唯一的創新發起者,而是用戶共同參與創新,形成技術產品應用多方合作、相互促進、快速迭代的創新機制。

   數字孿生應用加快落地,引領數字化轉型邁向“工業智能”新方向。數字孿生運用數據科學手段,基于建模仿真構建生產制造物理實體與業務流程虛擬運營的精準映射關系,促進物理生產與數字制造的互聯、互通、互操作,賦予制造系統動態感知、敏捷分析、全局優化、智能決策的強大能力。

   數字孿生應用于研發,基于數字樣機推動產品結構和性能的智能仿真、虛擬試驗、交互體驗和學習優化,大幅縮短研發周期。數字孿生應用于生產,基于模擬生產制定實施計劃排產最優方案,有效提高產品交付速度。據Gartner預測,到2020年,互聯傳感器與端點將超200億個、數字孿生將服務于數十億個物件。隨著時間的推移,數字孿生應用將逐步向管理、服務等環節滲透,促進從設備級、車間級到產業鏈級的全向度突破,助力實現“工業智能”。

   03

   下一步發展建議

   舉旗定向,部署數字化轉型總體戰略。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和發展數字經濟相關部署,順應數字化轉型趨勢,研究編制推動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戰略規劃和實施路線圖,促進工業化與信息化在更廣范圍、更深程度、更高水平上實現融合發展。把握新一代信息技術在不同行業、環節、領域的擴散規律和融合模式,加強系統布局,針對不同企業、行業、區域數字化轉型基礎、階段和水平差異性,構建方法科學、機制靈活、政策精準的推進政策體系。

   鼓勵創新,充分發揮企業轉型主體作用。制造企業是數字化轉型的需求方,也是數字化轉型的推動者。要突出企業主體地位,支持大企業加快探索新一代信息技術創新應用,加強工業數據、工業互聯網、數字孿生等各類應用場景建設,主動加快組織變革、業務創新和流程再造,引領研發、生產、管理、服務等關鍵環節的數字化轉型,實現創新網絡開放化、生產方式智能化、產品服務個性化、組織邊界彈性化、價值體系生態化。鼓勵中小企業以管理、服務數字化為起點,推動業務系統上云上平臺,探索基于產業鏈平臺的模式創新和服務創新路徑,先易后難地推動數字化能力提升。

   開放合作,增強數字化轉型發展合力。數字化轉型不是一蹴而就,需充分調動政企產學研各界,舉全社會之力共同推動。引導大型制造企業、互聯網企業聯合搭建數字化轉型服務平臺,持續豐富架構設計、工具模型、數據運營等服務。引導產業聯盟、行業協會和科研機構等整合資源,圍繞數字化轉型開展需求征集、案例推廣、經驗交流、產品交易等活動,完善面向數字化轉型的政策咨詢、智力支持、標準制定、人才培訓等公共服務。


? 吉林棋牌白山麻将 怎么分析股票 重庆快乐十分方位 排列三排列五玩法 安徽体育彩票11选五 领头羊急速赛车计划 在线股票配资网 河南泳坛夺金开奖 北京pk拾计划群 山西11选五遗漏查询 深圳风采最新开奖2019